逍遥游原文及赏析、翻译

天天百科网 13 0

逍遥游原文及赏析、翻译

《逍遥游》在庄子看来,达到这种境界的最好方法就是"心斋""坐忘",这两者体现了一种精神自由和天人合一的精神逍遥游。以下是小编整理的逍遥游原文及赏析,希望可以提供给大家进行参考和借鉴。

逍遥游原文及赏析、翻译 第1张

逍遥游原文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逍遥游翻译

北方的大海里有一条鱼,它的名字叫鲲。鲲的体积,不知道大到有几千里。变化成为鸟,它的名字就叫做鹏。鹏的脊背,真不知道长到有几千里;当它奋起而飞的时候,那展开的翅膀就好像天边的云。这只鹏鸟,当海动风气的时候就要迁徙到南方的大海去了。南方的大海是一个天然的大池子。《齐谐》是一部专门记载怪异事情的书。这本书上记载:"鹏往南方的大海迁徙的时候,翅膀拍打水面,能激起三千里的浪涛,环绕着旋风飞上了九万里的高空,乘着六月的风离开了北海。"像野马奔腾一样的游气,飘飘扬扬的尘埃,都是活动着的生物的气息相互吹拂所致。天空是那么湛蓝湛蓝的,难道就是它真正的颜色吗?还是因为天空高远而看不到尽头呢?鹏鸟从高空往下看的时候,也不过就像这个样子罢了。如果聚集的水不深,那么它就没有负载一艘大船的力量了。在堂前低洼的地方倒上一杯水,一棵小草就能被当作是一艘船,放一个杯子在上面就会被粘住,这是水浅而船却大的原因。如果聚集的风不够强大的话,那么负载一个巨大的翅膀也就没有力量了。因此,鹏在九万里的高空飞行,风就在它的身下了,凭借着风力,背负着青天毫无阻挡,然后才开始朝南飞。蝉和小斑鸠讥笑鹏说:"我们奋力而飞,碰到榆树和檀树就停止,有时飞不上去,落在地上就是了。何必要飞九万里到南海去呢?"到近郊去的人,只带当天吃的三餐粮食,回来肚子还是饱饱的;到百里外的人,要用一整夜时间舂米准备干粮;到千里外的人,要聚积三个月的粮食。蝉和小斑鸠这两只小虫、鸟又知道什么呢。小智比不上大智,短命比不上长寿。怎么知道是这样的呢?朝生暮死的菌类不知道是一天。春生夏死、夏生秋死的寒蝉,不知道一年的时光,这就是短命。楚国的南方有一种大树,它把五百年当作一个春季,五百年当作一个秋季。上古时代有一种树叫做大椿,它把八千年当作一个春季,八千年当作一个秋季,这就是长寿。可是彭祖到如今还是以年寿长久而闻名于世,人们与他攀比,岂不可悲可叹!

商汤问棘的话也是这样的:"在草木不生的极远的北方,有个很深的大海,那就是天池。里面有条鱼,它的身子有几千里宽,没有人知道它有多长,它的名字叫做鲲。有一只鸟,它的名字叫做鹏。鹏的背像泰山,翅膀像天边的云;借着旋风盘旋而上九万里,超越云层,背负青天,然后向南飞翔,将要飞到南海去。小泽里的麻雀讥笑鹏说:'它要飞到哪里去呢?我一跳就飞起来,不过数丈高就落下来,在蓬蒿丛中盘旋,这也是极好的飞行了。而它还要飞到哪里去呢?'"这就是小和大的不同了。

所以,那些才智能胜任一官的职守,行为能够庇护一乡百姓的,德行能投合一个君王的心意的,能力能够取得全国信任的,他们看待自己,也像上面说的那只小鸟一样。而宋荣子对这种人加以嘲笑。宋荣子这个人,世上所有的人都称赞他,他并不因此就特别奋勉,世上所有的人都诽谤他,他也并不因此就感到沮丧。他认定了对自己和对外物的分寸,分辨清楚荣辱的界限,就觉得不过如此罢了。他对待人世间的一切,都没有拼命去追求。即使如此,他还是有未达到的境界。列子乘风而行,飘然自得,驾轻就熟。十五天以后返回;他对于求福的事,没有拼命去追求。这样虽然免了步行,还是有所凭借的。倘若顺应天地万物的本性,驾驭着六气的变化,遨游于无穷的境地,他还要凭借什么呢?所以说:修养最高的人能任顺自然、忘掉自己,修养达到神化不测境界的人无意于求功,有道德学问的圣人无意于求名。

尧要把天下让给许由,说:"太阳月亮出来了,而小火把还不熄灭,它的亮度,要和日月相比不是太难了吗!及时雨降下了,还要灌溉田地,对于滋润禾苗,不是徒劳吗!你如果成了君王,天下一定大治,而我还徒居其位,我自己感到惭愧极了,请允许我把天下交给你。"许由说:"你治理天下,天下已经治理好了,而我再接替你,我岂不是为名而来吗?名,是依附于实的客体,我难道要做有名无实的客体吗?鹪鹩在深林中筑巢,只要一根树枝;鼹鼠饮河水,只要肚子喝饱。请你回去吧,天下对于我没有什么用!厨子虽然不下厨,主祭的人却不应该超越权限而代行厨子的职事。"

肩吾向连叔求教:"我从接舆那里听到谈话,大话连篇没有边际,一说下去就回不到原来的话题上。我十分惊恐他的言谈,就好像天上的银河没有边际,跟一般人的言谈差异甚远,确实是太不近情理了。"连叔问:"他说的是些什么呢?"肩吾转述道:"'在遥远的姑射山上,住着一位神人,皮肤润白像冰雪,体态柔美如处女,不食五谷,吸清风饮甘露,乘云气驾飞龙,遨游于四海之外。他的神情那么专注,使得世间万物不受病害,年年五谷丰登。'我认为这全是虚妄之言,一点也不可信。"连叔听后说:"是呀!对于瞎子没法同他们欣赏花纹和色彩,对于聋子没法同他们聆听钟鼓的乐声。难道只是形骸上有聋与瞎吗?思想上也有聋和瞎啊!这话似乎就是说你肩吾的呀。那位神人,他的德行,与万事万物混同一起,以此求得整个天下的治理,谁还会忙忙碌碌把管理天下当成回事!那样的人哪,外物没有什么能伤害他,滔天的大水不能淹没他,天下大旱使金石熔化、土山焦裂,他也不感到灼热。他所留下的尘埃以及瘪谷糠麸之类的废物,也可造就出尧舜那样的圣贤仁君来,他怎么会把忙着管理万物当作己任呢!北方的宋国有人贩卖帽子到南方的越国,越国人不蓄头发满身刺着花纹,没什么地方用得着帽子。尧治理好天下的百姓,安定了海内的政局,到姑射山上、汾水北面,去拜见四位得道的高士,不禁怅然若失,忘记了自己居于治理天下的地位。"

惠子对庄子说:"魏王送给我大葫芦的种子,我种下后结出的葫芦大得可以容纳五石。用它来盛水,它却因质地太脆无法提举。切开它当瓠,又大而平浅无法容纳东西。我不是嫌它不大,只是因为它无用,我把它砸了。"庄子说:"你真不善于使用大的物件。宋国有个人善于制作防止手冻裂的药,他家世世代代都以漂洗丝絮为职业。有个客人听说了,请求用一百金来买他的药方。这个宋国人召集全家商量说:'我家世世代代靠这种药从事漂洗丝絮,一年所得不过数金;现在一旦卖掉这个药方马上可得百金,请大家答应我卖掉它。'这个客人买到药方,就去游说吴王。那时正逢越国有难,吴王就命他为将,在冬天跟越国人展开水战,大败越人,吴王就割地封侯来奖赏他。同样是一帖防止手冻裂的药方,有人靠它得到封赏,有人却只会用于漂洗丝絮,这是因为使用方法不同啊。现在你有可容五石东西的大葫芦,为什么不把它系在身上作为腰舟而浮游于江湖呢?却担忧它大而无处可容纳,可见你的心地过于浅陋狭隘了!"

惠子对庄子说:"我有一棵大树,人家把它叫做臭椿;它那树干上有许多赘瘤,不合绳墨,它那枝权弯弯曲曲,不合规矩。它长在路边,木匠都不看它一眼。现在你说的那段话,大而没有用,大家都不相信。"庄子说:"你难道没见过野猫和黄鼠狼吗?屈身伏在那里,等待捕捉来来往往的小动物;它捉小动物时东跳西跃,不避高下;但是一踏中捕兽的机关陷阱,就死在网中。再看那牦牛,它大如天边的云;这可以说够大的了,但是却不能捕鼠。现在你有一棵大树,担忧它没有用处,为什么不把它种在虚无之乡,广阔无边的原野,随意地徘徊在它的旁边,逍遥自在地躺在它的下面;这样大树就不会遭到斧头的砍伐,也没有什么东西会伤害它。它没有什么用处,又哪里会有什么困苦呢?"

创作背景

庄子天才卓绝,聪明勤奋,"其学无所不窥",并非生来就无用世之心。但是,"而今也以天下惑,子虽有祈向,不可得也"。一方面,"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腐败社会使他不屑与之为伍;另一方面,"王公大人不能器之"的现实处境又使他无法一展抱负。人世间既然如此污秽,"不可与庄语",他追求自由的心灵只好在幻想的天地里翱翔,在绝对自由的境界里寻求解脱。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写出了苦闷心灵的追求之歌《逍遥游》。

注释

(1)冥:通假“溟”,指海色深黑。“北冥”,北海。下文“南冥”,指南海。传说北海无边无际,水深而黑。

(2)鲲(kūn):传说中的大鱼。

(3)之: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

(4)其:表推测。

(5)鹏:本为古“凤”字,这里指传说中的大鸟。

(6)怒:奋起的样子,这里指鼓起翅膀。

(7)垂:同“陲”,边际。

(8)海运:海动。古有“六月海动”之说。海运之时必有大风,因此大鹏可以乘风南行。

(9)徙:迁移。

(10)天池:天然形成的大海。

(11)《齐谐》:书名。出于齐国,多载诙谐怪异之事,故名“齐谐”。一说人名。

(12)志怪:记载怪异的事物。志,记载。

(13)水击:指鹏鸟的翅膀拍击水面。击:拍打。

(14)抟(tuán):回旋而上。一作“搏”(bó),拍。

(15)扶摇:一种旋风,又名飙,由地面急剧盘旋而上的暴风。

(16)九:表虚数,不是实指。

(17)去:离,这里指离开北海。“去以六月息者也”指大鹏飞行六个月才止息于南冥。一说息为大风,大鹏乘着六月间的大风飞往南冥。

(18)以:凭借。

(19)息:风。

(20)野马:指游动的雾气。古人认为:春天万物生机萌发,大地之上游气奔涌如野马一般。

(21)尘埃:扬在空中的土叫“尘”,细碎的尘粒叫“埃”。

(22)生物:概指各种有生命的东西。

(23)息:这里指有生命的东西呼吸所产生的气息。

(24)相:互相。

(25)吹:吹拂。

(26)苍苍:深蓝。

(27)其正色邪:或许是上天真正的颜色?其,抑,或许。正色,真正的颜色。邪,同“耶”,疑问语气词。

(28)极:尽。

(29)下:向下。

(30)亦:也。

(31)是:这样。

(32)已:罢了。

(33)覆:倾倒。

(34)坳堂:指堂中低凹处。坳(ào):凹陷不平。

(35)芥:小草。

(36)置杯焉则胶:将杯子放于其中则胶着搁浅。置,放。焉,于此。胶,指着地。

(37)斯:则,就。

(38)而后乃今:“今而后乃”的倒文,意为“这样,然后才……”。

(39)培:凭。

(40)莫之夭阏(yāo è):无所滞碍。夭,挫折。阏,遏制,阻止。“莫之夭阏”即“莫夭阏之”的倒装。

(41)图南:计划向南飞。

(42)蜩(tiáo):蝉。

(43)学鸠:斑鸠之类的小鸟名。

(44)决(xuè):疾速的样子。

(45)抢(qiāng):触,碰,着落。“抢”也作“枪”。

(46)榆枋:两种树名。榆,榆树。枋,檀木。

(47) 控:投,落下。

(48) 奚以:何以。

(49)之:去到。

(50)为:成为。

(51)南:名词作动词,向南(飞行)。

(52)“奚以……为”:即“哪里用得着……呢”。

(53) 适:去,往。

(54)莽苍:色彩朦胧,遥远不可辨析,本指郊野的颜色,这里引申为近郊。

(55)三餐:指一日。意思是只需一日之粮。

(56)反:同“返”,返回。

(57)犹:还。

(58)果然:吃饱的样子。

(59)宿舂粮:即舂宿粮,舂捣一宿的粮食。宿:这里指一夜。

(60)之:此,这。

(61)二虫:指蜩与学鸠。虫:有动物之意,可译为小动物。

(62)知:知道。

(63)朝菌:一种大芝,朝生暮死的菌类植物。

(64)晦朔:晦,农历每月的最后一天,朔,农历每月的第一天。一说“晦”指月末,“朔”指月初。

(65)蟪蛄(huì gū):寒蝉,春生夏死或夏生秋死。

(66)冥灵:大树名。一说为大龟名。

(67)根据前后用语结构的特点,此句之下当有“此中年也”一句,但传统本子均无此句。

(68) 大椿:传说中的大树名。一说为巨大的香椿。

(69)彭祖:传说中尧的臣子,名铿,封于彭,活了约八百岁。

(70)乃今:而今。

(71)以:凭。

(72)特:独。

(73)闻:闻名于世。

(74)众人:一般人。

(75)匹:配,比。

(76)汤:商汤。

(77)棘:汤时的贤大夫,《列子汤问》篇作“夏革(jí)”。

(78)已:矣。

(79)穷发:传说中极荒远的不生草木之地。发,指草木植被。

(80)修:长。

(81)泰山:在今山东泰安北。

(82)羊角:一种旋风,回旋向上如羊角状。

(83)绝:穿过。

(84)斥鴳(yàn):池沼中的小雀。斥,池,小泽。

(85)仞:古代长度单位,周制为八尺,汉制为七尺;这里应从周制。

(86)至:极点。

(87)小大之辩:小和大的区别。辩,同“辨”,分辨,分别。

(88)效:效力,尽力。

(89)官:官职。

(90)行(xíng):品行。

(91)比:合。

(92)合:使……满意。

(93)而:连词,表修饰。

(94)征:征服。

(95)宋荣子:一名宋钘(jiān),宋国人,战国时期的思想家。

(96)犹然:喜笑的样子;犹,通“繇”,喜。

(97)举:全。

(98)劝:勉励。

(99)非:责难,批评。

(100)沮(jǔ):沮丧。

(101)定:认清。

(102)内外:这里分别指自身和身外之物。在庄子看来,自主的精神是内在的,荣誉和非难都是外在的,而只有自主的精神才是重要的、可贵的。

(103)境:界。

(104)数数(shuò)然:汲汲然,指急迫用世、谋求名利、拼命追求的样子。

(105)列子:郑国人,名叫列御寇,战国时代思想家。

(106)御:驾驭。

(107)泠(líng)然:轻妙飘然的样子。

(108)善:美好的。

(109)旬:十天。

(110)有:存在。

(111))致福:求福。

(112)虽:虽然。

(113)待:凭借,依靠。

(114)乘:遵循,凭借。

(115)天地:这里指万物,指整个自然界。

(116)正:本;这里指自然的本性。

(117)御六气之辩:驾驭六气的变化。御,驾驭、把握。六气:指阴、阳、风、雨、晦、明。辩:通“变”,变化的意思。

(118)彼:他。

(119)且:将要。

(120)恶(wū):何,什么。

(121)至人:庄子认为修养最高的人。下文“神人”“圣人”义相近。

(122)无己:清除外物与自我的界限,达到忘掉自己的境界。即物我不分。

(123)神人:这里指精神世界完全能超脱于物外的人。

(124)无功:无作为,故无功利。

(125)圣人:这里指思想修养臻于完美的人。

(126)无名:不追求名誉地位,不立名。

逍遥游赏析

全文可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从开头至"圣人无名",是全篇的主体,从对比许多不能"逍遥"的例子说明,要得真正达到自由自在的境界,必须"无己""无功""无名"。第二部分从"尧让天下于许由"至"窅然丧其天下焉",紧承上一部分进一步阐述,说明"无己"是摆脱各种束缚和依凭的唯一途径,只要真正做到忘掉自己、忘掉一切,就能达到逍遥的境界,也只有"无己"的人才是精神境界最高的人。第三部分从"惠子谓庄子曰"至结尾,论述什么是真正的有用和无用,说明不能为物所滞,要把无用有用,进一步表达了反对积极投身社会活动,志在不受任何拘束,追求优游自得的生活旨趣。

庄子逍遥游思想的主要内容是从"有所待"达到"无所待"的精神境界。《逍遥游》中庄子运用了许多寓言来表述逍遥游的内涵,揭露世俗"有待"的表现。首先,庄子指出,大舟靠着积水之深才能航行,大鹏只有"培风"才能翱翔,因此他们都是"有所待者"。再如,庄子认为宋荣子的思想仍然处于"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的局限并没有完全超越世俗定"内外"和辩"荣辱"的纷争,只是在这种纷争中不动心,因而不是真正的"无待"。庄子批判了世俗的有所待,提出了追求无待的理想境界,同时也指出了从"有待"至'无待"的具体途径。这就是:"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里的'至人""神人""圣人"都是"道"的化身和结合体,是庄子主张的理想人格。在庄子看来,只有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境界,才能摆脱一切外物之累从"有待"达"无待"体会真正的逍遥游。文章指出,"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辨,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至人游处于天地间,其精神与宇宙一体化,自我无穷地开放,向内打通自己,向外与他人他物相感通、相融合。达到这种境界,物我的界限便可消除,时空的限制无复感觉。"游于无穷,彼且恶乎待哉!"至人是个自由超越者,他从形相世界的拘限中超脱出来,获得大解放,达到"无待"的境界--心灵无穷地开放,与外物相冥合。如此,则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随遇而安,自由自在。庄子对至人的描述,体现出逍遥游理想人格的一些特点。

其一,庄子逍遥游理想人格具有真实性。在庄子的思想中,构成人生困境的生死之限、时命之囿、哀乐之情都是人们生活中的客观存在,庄子理想人格所趋向的精神境界就是对这种人生困境的超脱,即摆脱各种精神纷扰,建立一种安宁、恬静的心理环境,这是真实和理智的。庄子通过对死生观念的超越,使死产生的恐惧、生带来的欢欣都不存在了。他主张喜怒哀乐应顺于自然,"若然者,其心忘,其容寂……喜怒通四时,与物有宜而莫知其极"。庄子同时还实现了对世俗事务的超脱,建立了自己独特的生活态度。"芒然徨乎尘垢之夕卜,逍遥乎无为之业,彼又恶能愦愦然为世俗之礼,以观众人之耳目哉!"总之,庄子理想人格认为通过精神修养可以实现对死亡恐惧的克服、世事纷扰的超脱、哀乐之情消融,从而形成安宁的心理环境,这在人的精神过程中是真实、可行的。

其二,庄子逍遥游理想人格具有理想性。庄子逍遥游理想人格的本质内容是对个人精神绝对自由的追求,因而具有理想的性质。"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这就是庄子追求的绝对自由--无待、无累、无患的"逍遥"。这是一种理想中的主观与客观无任何对立或矛盾的个人自由自在的存在,一种一切感性存在皆被升华为"道通为一"因而无任何人生负累的心境。显然,这种自由的理想--无人生之累--在现实世界中是不可能真实地和完全地存在,而只能以想象的形态在观念世界里表现出来;这种"逍遥"心境的形成--一切感性、情感的理性、理智升华也不是一般的思维认识过程,而是一种特殊的、对万物根源"道"的直观体悟。庄子所认识和追求的自由--"逍遥",是一种情态自由,庄子主要是从个人的无负累的心境状态、或逍遥自在的心情感受的角度来认识和描述自由的。这种感受只能以某种感性的、直观的形式显现;这种心境也只能是缺乏现实基础的、个人孤独生活的精神理想。"自由"离远古时代的人们还太远,然而庄子无待、无累、无患的绝对自由思想,毕竟表明他发现了作为必然性的具体形态的人生困境,提出了一种超脱方法,描述了一种自由的心境或隋态,引领人们实现自我觉醒和自我超越。

其三,庄子逍遥游理想人格具有幻想性。在庄子的理想人格身上,还表现出一种异于世人的神奇性能,这使得庄子理想人格的精神境界具有某种神话式的幻想性。《庄子》中理想人格的名号非常多,有"真人""至人""神人""圣人""德人"等,庄子逍遥游理想人格的名号虽不同,但其精神境界所表述的内容是相同的,而且理想人格在饮食起居、行为功能等方面都表现出神异性。例如:"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庄子理想人格的这些奇异的性能表现了超脱世俗的思想。这种思想的形成,一与当时社会生产力低下有关。生活资料的匮乏,无法抵御的以水、火为代表的凶猛的自然灾害的侵袭,山川河海的阻隔,最后降临的更是人人皆无法逃脱的死亡,凡此种种,都是古代人们不能在现实中战胜,而只能通过幻想在神话中战胜的对象。庄子理想人格所具有的神异性能,正是这种感情愿望的反映。二与庄子思想的文化背景有关。庄子是楚国贵族后裔,于楚文化有很深的背景。庄子思想洋溢充盈的文学特质是浪漫多姿的楚文化的映照,理想人格的神异性能则是楚地巫风祠祀盛行、神话鬼说丰富的烙印。三与庄子的人生哲学本身有关。庄子人生哲学所追求的无待、无累、无患的绝对精神自由,是一种情态自由,一种理想性质的心境,它本身因为缺乏具体的、用来作界定的理论概念,而难以得到更明确的表述和更深入的揭示。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借助超凡脱俗的神话形象来表达"道"的思想观念,描绘"逍遥"的精神境界。